汉斯·夏隆 | 超乎寻常的建筑艺术

天数:
时间:
人均:
和谁:
游玩方式:自由行,摄影,人文
玩过的景点:迪士尼音乐厅 柏林爱乐厅 柏林 洛杉矶


还记得之前那篇“两个城市跳动的音符”当中提到过的两个标志性建筑物:华特·迪士尼音乐厅和柏林爱乐厅吗?今天,我们就来深挖下柏林爱乐厅的建造者,德国建筑师汉斯·夏隆的故事和他那些超乎寻常的建筑艺术。


柏林爱乐厅外观. Photo by Chris Edwards

“柏林/洛杉矶:给音乐留点空间”的展览(2017年4月25-7月30在盖蒂研究中心展出)探索两个标志性建筑物:汉斯·夏隆的柏林爱乐厅(1960-1963年建造)和Frank Gehry的华特·迪士尼音乐厅(1999-2003年建造)。艺术历史学者Kathleen James-Chakraborty介绍了汉斯·夏隆的作品和他最具代表性的部分建筑。—Ed.


在这位德国建筑师汉斯·夏隆(1893-1972)的漫长生涯中,他一直在努力尝试各种实验。这位建筑师的风格最主要是和“表现主义”以及后来德意志第三帝国遗留下来的“国际式”有关。夏隆在战后时期花了几十年建立了对特定民主建筑的“如果有影响力”的愿景,还因此成为了西德建筑的元老。


一战德国战败之后,正如很多建筑师一样,夏隆对新的建筑形成了乌托邦式的幻想,认为这种建筑最适合新共和国。当时有个由建筑师布鲁诺.陶特领导的“水晶链”(Crystal Chain)小组,他们经常交换信件和草图。而作为其最年轻的成员,夏隆就像陶特一样,提出了用玻璃建造出多面塔。然而,20世纪20年代,他转变了他的态度,从乌托邦变成了务实主义。


夏隆个人的国际式特点很显著:传承了埃瑞许·孟德尔松普及的富有表现力的曲线,但是又融合进了他自己独特的空间感。这种风格首先是在夏隆设计的魏森霍夫住区中得以体现,魏森霍夫住区是1927年斯图加特(德国城市)的一个住宅展,其中也包括了水晶链其他同事的作品,如今加入了绝大多数的德国和真正的欧洲现代主义倡导者。


夏隆的项目以一系列鲜明的曲线为特色,而且都是基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评判。在这些曲线当中,圆角表面和边界墙楼梯与不同寻常的楼梯设计交相辉映,楼梯环绕到了建筑的上层,漂亮的水平和垂直的突出部分构造成了楼上露台。


1施敏克住宅

施敏克住宅, Saxony, by the Architect Hans Scharoun.

Photo: Lingen Huang,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施敏克住宅模型. Photo: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 ArchiMedia, CC BY 2.0, via Flickr


施敏克住宅(Schminke House)是这位建筑师的早期杰作,完成于1933年,座落在柏林以南150公里的小城罗堡(Löbau)的一座小山丘上,是属于当地一家意大利面工厂企业家和他妻子的。

和其他现代主义别墅相比,施敏克住宅有一个相对复杂的大门入口。无论你进入房子之后是向右转还是单纯地绕着外面走向花园,战争期间欧洲建筑中最原始的空间感便会印入你眼帘,没有明显的角落,没有90度的转角,处处有曲线。


其实当时很多人对这建筑不理解,认为建筑就应该是工整的。玻璃的暖房、楼梯与阳台的结合以及外悬延伸到花园的屋顶,这些都是这个住宅的独特之处。 你可以想象下,天气好的时候,阳光洒进玻璃窗和玻璃门,再加上其不规则多变的布局,让人越发觉得这是充满活力和灵气的建筑物。


我们再来聊聊夏隆。纳粹时期,他住在德国,当时他建造的房子,从前面看都比较保守,而从后面看感觉就变了,接近于他在小城罗堡(Löbau)的风格。他后来也回水晶链(Crystal Chain)继续练习,开始画想象中的建筑水彩草图。战争结束以后,他被分配负责柏林的重建,但是他后来放弃了这份工作,因为他意识到这城市是一群被苏维埃控制的共产主义政府。



草图, ca 1940, Hans Scharoun (German, 1893–1972). Watercolor on paper. Berlin, Akademie der Künste. Courtesy of Akademie der Künste, Berlin, Hans Scharoun Archiv, no. 2475


2罗密欧与朱丽叶公寓


夏隆的生涯终于迎来了第一缕曙光。1958年在斯图加特(德国城市),那时候他在参与一个大规模的项目,完成建造了罗密欧与朱丽叶奢华公寓。


如下图,这是一对特别的建筑楼。一高一低,紧密排在一起,而朝外的两头有锯齿状的阳台,像一根根刺,这个是设计的奇特之处。大胆的颜色和造型,这对建筑摒弃了战后大多数千篇一律的房屋。不出所料,这样一对奇形怪状的建筑物一下子在公众和其他建筑师面前轰动起来。


汉斯·夏隆建造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公寓, Stuttgart-Rot, Germany. By pjt56 – Own work,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3柏林爱乐厅


然而,罗密欧与朱丽叶公寓的辉煌在1963年建造的柏林爱乐厅面前便黯然失色了。这个音乐厅坐落在西柏林(柏林墙建立的时候爱乐厅正在施工),是为了柏林爱乐团建造的。不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两栋楼,夏隆设计的是它的外观以及它的居住性质,而柏林爱乐厅可是从里到外都下了很多功夫。


柏林爱乐厅内部. Photo by Chris Edwards


全新的舞台设计将表演者置于大厅中心,四周是自由伸展的不对称的观众席。这个音乐厅的前厅的空间形状极其复杂,路线非常曲折。初次来此的人会产生扑朔迷离、摸不清门路而丰富诱人的印象。进入观众厅内,看到的又是葡萄园似的景象,演奏团坐在底部,而观众们坐在高处,环绕着音乐厅四处坐着,他们用矮墙分开,高低错落,方向不一,但都朝向位于大厅中间的演奏区。

4国家图书馆


柏林爱乐厅的成功也带火了它周围的两个建筑物,这俩建筑物都是在夏隆死后,由他前任助手Edgar Wisniewski的帮助下完成的。室内乐厅(Kammermusiksaal)于1987年成立,主要是做室内音乐。而国家图书馆(Staatsbibliothek),比乐厅更早出现9年,曾经在德国导演维姆·文德斯的著名电影《柏林苍穹下》(Wings of Desire)中出现过。


柏林国家图书馆的入口, Building 2 (Potsdamer Strasse) designed by Hans Scharoun. Photo by Da flow – Own work,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柏林国家图书馆的阅读室内部, designed by Hans Scharoun. By Da flow at de.wikipedia,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夏隆的建筑经常被认为是现代主流建筑物之外的建筑。很多的建筑大师都是来自欧洲北部,比如说埃瑞许·孟德尔松、阿尔瓦·阿尔托、约恩·乌松、哥特佛伊德·波姆等等,他们曾与夏隆共事过,都关注结构的可塑性。这些建筑师们擅长创造空间感,并且用他们的建筑作品告诉人们超越功能主义的狭隘定义,同时也保持建筑的抽象性。



其实建筑物也如同其他艺术家的作品那样,

注入着建筑师的心血和灵魂。

谢谢汉斯·夏隆对建筑超乎寻常的贡献。